• 光明网一周重点访谈要目 2019-01-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8-12-01
  • “拖稿”也自信 美女作家落落来渝聊新书 2018-12-01
  •     “举手之劳?!?br />
        我笑了笑。

        “晚上有时间吗?有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慕容玄月这样问我一句。

        “嗯,也好?!?br />
        “那好,晚上不见不散哦?!?br />
        慕容玄月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海边别墅区,慕容玄月坐在别墅的天台上,轻轻的把手机放在遮阳伞下的白色方桌上,慢慢的站起来。

        她的身材十分完美,前凸后翘,穿着紧身的游泳衣。

        胸口那丰满更是让人遐想不断。

        本来准备跳下去游泳的,白色方桌上的手机响起,慕容玄月走了过去,看到桌上的来电显示,她皱了皱眉。

        并没有接听这个电话,而是把她非常讨厌的这个人打来的电话挂断。

        手机再次响起,上面赫然写着裴原两个字。

        慕容玄月有些不耐烦的接了裴原的电话:“我不是告诉过你,别在骚扰我?!?br />
        不一会,慕容玄月的脸色很难看:“滚,谁是你老婆?!?br />
        慕容玄月生气的挂断电话,坐在那边可以看得出来此时此刻,她的心情挺郁闷的。

        静强公司办公楼董事长办公室。

        我已经回到办公室了,站在窗户边盯着下面的道路。

        再看了一下董事长的椅子,想到王静坐在那边,她脸上挂着的那股笑容我的内心不由得惆帐起来。

        也不知道现在王静是什么一个情况,我已经很久没有了他的消息。

        拿起手里的手机,再次给王静打了个电话,结果还是一样王静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难道王静真的死在了异国他乡?被创始的那个老不死的害死了?

        想到裴原的种种恶行,我觉得那个老不死的肯定要比裴原凶残,如果王静真是跟老不死的去国外,在我看来那真是凶多吉少。

        虽然境外的雇佣兵有的被击毙,有的被抓了!但我的心里还是不踏实,一天没有搞死裴原我的心里就一天不踏实。

        我不知道接下来裴原又要使什么阴招。

        希望这次雇佣兵能查到裴原的头上去吧。

        妻子是怎么会知道王静跟那个老不死去国外的?王静又为什么会跟老不死跑到国外去?

        如果是妻子逼迫王静跟老不死到国外去,那么我肯定是不会原谅她的。

        独自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喃喃自语。

        有些时候,真感觉到整个人挺累的。

        大约几分钟过后,妻子从门口走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提着打包好的饭菜:“老公,吃午餐了?!?br />
        “嗯,放在那边就行?!?br />
        我淡淡的对着妻子说了一句。

        “老公,你怎么了?看你好像心事重重,在想什么能告诉我吗?”

        “王静消失到现在已经挺久了,她是活是死?”

        我盯着正在弄盒饭的妻子。

        一听我提起王静,妻子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老公,王静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她死了也就死了?!?br />
        “你的意思王静死了?”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莫名的纠痛。

        “老公,我可没有这么说哦,我都不懂你一直问王静干什么?王静消失了,对你来说好处多多?!?br />
        妻子说着,接着她又给我分析一句:“王静死了,就不用担心有人来抢静强公司了?!?br />
        “闭嘴?!?br />
        我怒喝一声。

        “好吧,老公那就当我没说?!?br />
        妻子嘟了嘟嘴,接着委屈的说道:“你就不能不要再去想王静了吗?她不是个人,要不是因为她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br />
        “怎么说?”

        妻子这样一说,我皱了皱眉。

        “没什么,老公我们吃饭吧?!?br />
        妻子叹了口气,她的右手轻轻的抚着她那隆起的肚子,低着头也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片刻后抬起头对我说道:“老公,明天你陪我去产检?!?br />
        “也好!”

        我并没有继续理会妻子。

        现在要想撬开妻子的嘴,得知王静的去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以看得出来,妻子很讨厌王静,甚至是厌恶。

        “老公,你得罪了裴原,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好过?!?br />
        妻子伸出手来,她那纤细的手放在我的手上,深情的看着我。

        “那又怎么样?现在不是他死就是我亡?!?br />
        确实现在我跟裴原就是不死不休。

        “老公,你能听我的吗?”

        这时候妻子放下手中的筷子,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眼神中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央求。

        “嗯,你说?!?br />
        “去跟裴原和解,你们两冰释前嫌好吗?”

        妻子突然这样要求我。

        听到妻子的话后,我怒不可遏:“冰释前嫌?呵呵可能吗?”

        “老公,只要你答应我!我会劝说裴原的?!?br />
        妻子这样对我说道。

        我冷冷的盯着妻子许久,这裴原都要杀了我了,她还让我跟裴原冰释前嫌,妻子的脑子里面想着什么?

        竟然希望我跟裴原和好。

        “不可能?!?br />
        我很是直接果断的说出了这三个字:“他都要杀了我了,而且他还”

        后续的话我没有说出来,但妻子肯定是知道我想要说什么。

        “老公,忍一时风平浪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br />
        妻子给我来了一句。

        “十年不晚?呵呵!你安的是什么心?”

        我愤怒的看着妻子,这事情我根本就不可能答应她的。

        “老公,你要跟裴原和解了,接下来裴原应该就不会找你麻烦了,这样你就安全了?!?br />
        妻子说着这样的话。

        “刘晓静,我告诉你我是不饿可能跟裴原和解的,你别说了吃饭吧!如果你继续跟裴原在一起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br />
        我盯着妻子几秒钟。

        妻子似乎知道,我的答案会是这样。

        面对我的拒绝,她一点都不惊讶。

        “老公,我都听你的行吧?!?br />
        妻子无奈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老公,你就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一回?”

        “你让你男人跟一个都快杀死他的男人和解,而且那个男人还是你的情夫,这可能吗?”我自我嘲讽一句。

        “你要这样说,那我也没有办法?!?br />
        说完妻子没有再继续跟我说关乎跟裴原和解的事情:“以后你还是小心点好?!?br />
        妻子再次拿起筷子,低着头夹着菜吃了起来。

        看着眼前正在跟我一起吃饭的妻子,有些时候我真想进她的脑子里面,看看她满脑子想着的都是什么。

        “老婆,你能站出来指证裴原不?”

        吃饭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雇佣兵的所住的酒店地址是妻子提供给我的。

        要想证明裴原雇凶杀人,妻子可以出来当证人的。

        但这个想想就好了,妻子不可能出来当这个证人的。

        如我所想的那样,妻子一口就拒绝了。

        从她的语气中,还能听得出来她似乎挺在乎裴原的。

        要是妻子想要把裴原搞死的话,估计她早就拿出裴原各种犯罪的证据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呢?

        刚才还劝我跟裴原和解呢?

        “老公,你别逼我好吗?”

        妻子一脸苦涩,接着她夹了一个鸡腿放在我的饭盒上:“要是裴原真被抓了,而且还是被我弄进去的,到时候肯定会连累到我,我不想坐牢我也不想让那个老不死的弄死?!?br />
        妻子的手里还真有裴原犯罪的证据

        一旦拿出这些证据,裴原完蛋妻子也会跟着完蛋的。

        “那你能把你知道的都跟我说说?”

        妻子沉默不语,她没有说话,显得很是安静。

        她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老公,你就别逼我了,我不想像王静一样?!?br />
        妻子说这话的时候,蕴含的信息量太大了。

        “王静怎么了?”

        我盯着眼前的妻子。

        “没有!”

        这时候,妻子似乎意识到她说漏嘴了,很快的就把嘴巴给闭上了。

        “王静究竟是怎么了?”

        我放下手里的筷子握住妻子的手,盯着眼前正在吃饭的妻子。

        “老公,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别问我?!?br />
        妻子拿开她的手,她的双手按在头上,表情中显现出那么一点点的惶恐。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都别问我了,都别问我了?!?br />
        妻子的脸色苍白,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样一样,脸都变得抽风狰狞起来。

        我从来都没见到过妻子这么惶恐的表情。

        她这是怎么了?

        “你冷静!”

        我双手紧紧的握住妻子的手,看着对面惶恐的妻子。

        片刻后妻子扑进我的怀中,她痛苦的哭泣了起来口里喊着:“他们不是人,他们不是人?!?br />
        妻子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

        她之前究竟是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怎么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  
  • 光明网一周重点访谈要目 2019-01-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8-12-01
  • “拖稿”也自信 美女作家落落来渝聊新书 2018-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