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明网一周重点访谈要目 2019-01-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8-12-01
  • “拖稿”也自信 美女作家落落来渝聊新书 2018-12-01
  •     “都说了这是我的老巢,你难道觉得我就睡在这乱石岗之中吗?”华星海不由得又笑了。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他说着转身就往里走,林风也跟在了他的身后。

        走了大概十来米的样子,两个人就来到了一个巨石跟前,华星海把手放在了巨石的一个凹陷的地方。

        林风惊奇的看着师兄的手,陷入了那块巨石之中。

        紧接着有灵气丝线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沿着边上石壁的纹路,就好像蜘蛛网一样的蔓延开来。

        然后有一份清脆的咔嚓声,紧接着就是一阵机括响动的声音。

        地面仿佛都震动了起来,巨大的石壁忽然从中间分了开来,露出了一条黑油油的道路。

        林风满脸惊奇,就算是打死他他也想不到这样一块石头里面居然藏着一个隧道,这简直太神奇了。

        华星海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说道:“跟我来?!?br />
        林风答应了一声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进来之后,那石壁又自动合上了。

        华星海满意的回头看了一眼石壁,这才露出淡淡的笑意,对着林风叮嘱了一句:“紧跟着我?!?br />
        随着他们的进入,两旁的火把自动点燃了。

        这隧道两米多高的样子,脚下是蔓延向下的石头台阶,看起来十分的古老,空气中的潮湿气息很浓重,石壁上也挂着淡淡的水珠。

        “这边的东西你不能随意触碰,都是有机关的,”华星海又淡淡的叮嘱了一句。

        林风连忙收回了想要去触碰石壁上水珠的手。

        两个人一路向前,路上遇到了七八个分时几个方向的岔路口,要不是有师兄在,林风恐怕耗费几年也摸不到正确的方向。

        而且华星?;垢嫠咚?,这里的每一条岔道上都布满了机关,稍微普通一点的武者,进去了就是必死无疑。

        就这样走了几十分钟,那台阶向下的幅度越来越大,空气中的湿度也变得大了起来,林风走了一身的汗,再加上在这种黑暗密闭又潮湿的环境,不免有些烦躁。

        努力的让自己静下心来,想了想,现在她跟师兄两个人应该已经到达山腹中间的位置了。

        华星海终于停住了脚,说道:“已经到了?!?br />
        林风就看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扇石头的门,上面雕着古老的飞禽,看起来活生生的,在那红色的火光的照耀下,仿佛动起来了似的。

        只见华星海从身上取出一块玉杵,放在了门当中的空隙间,又听到轻微的一声脆响。

        石门向两边分开。

        林风看着眼前出现的一切目瞪口呆。

        这个空间十分的大,整个形状就像一只倒扣的碗一样。

        而在碗的顶部,居然有一条乳白色的矿脉,就像银河一样,照亮了整个这一片空间。

        空间的底部看起来有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居然还有一片树林,不时的有一些小动物在里面奔跑着,若隐若现。

        甚至连天上还有各种各样的飞鸟。

        而两个人现在所处的位置,这段弧形的峭壁,在这块神奇的空间对面,有溪水从十几米高的悬崖上落下,形成了一道瀑布,这是天然的屏障。

        滴水落在山崖上,激起的水雾和水花,就像画儿一样的美妙。

        那些水流最后穿过树林,汇聚到整个空间正中心的一个地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潭,那水清澈见底。

        在水潭的旁边,有一所竹子制成的屋子,一半在岸上,一半用竹子加工在水面上,而在竹屋的边上则有一座石桥,石桥的一头延伸到水中,旁边停着一艘竹子做成的筏子。

        林风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张了张嘴,吞了口口水,伸手指着这个空间扭头看向华星海。

        “傻了吧,”华星海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跟我过去吧?!?br />
        说着带着他走向崖壁上修着的石头梯子。

        林风就这样呆呆的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那如诗如画一样的场景里,然后坐在了竹屋里。

        屁股下面坐的是竹椅,这里的什么都是竹子做的。

        华星海笑眯眯的问他:“我这里有竹叶茶和竹叶酒,你要喝什么?”

        林风嘿嘿一笑,说道:“咱们师兄弟相见喝什么茶,当然是要喝酒才能尽兴!”

        “你说的也对,不过这酒是我自己酿的,没有外面的那些酒烈,”华星海笑着起身去拿酒。

        林风摇了摇头说道:“只要是酒就行,哪有那么多讲究?!?br />
        华星海很快就拿来了酒,嘱咐林风在竹屋里等着。

        林风看着他出去,不知他干什么去了。

        不出片刻,华星海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只肥大的兔子。

        林风这才明白过来,师兄是去找下酒菜了。

        两个人一起把兔子杀了,放血剥皮清理了个干干净净,最后剁成块放在锅里大火煎炸,放上调料之后炖煮了起来。

        整个空间飘满了浓厚的肉香味,林风馋虫子都被勾出来了,但是他最惊讶的还是华星海熟稔的厨艺。

        这太不可思议了!

        “很意外吗?”华星海自己却不以为意,拿起抹布擦了擦手,把已经炖熟的兔子肉用碗盛了起来,端到了竹子做的桌子上,说道:“来尝尝我的手艺?!?br />
        林风拿起同样是竹子做的竹筷子,夹起一块兔子肉放进口中,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啧啧道:“好香啊,实在是太香了!”

        他这话一点都没有恭维的意思,这这兔子肉实在是香得,他恨不得连舌头一起吞下去,那浓厚的肉香是他从来没有尝过的。

        连着吃了几大块子兔子肉,又喝了一大碗米酒,林风吃饭的速度,这才放慢了下来,要知道他肚子也是饿了,进洞折腾了这么久,还粒米未进呢。

        华星??醋抛约旱氖Φ艹缘每?,他心里也是高兴的,拿着筷子慢慢的在边上陪着他。

        两个人吃饱喝足之后,一起收拾了桌子,华星海又泡了一壶茶,两个人坐在一起说话。

        “师兄,你是怎么找到这样的地方的?”林风看着竹屋外面的精致一脸的感叹:“这就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仙境??!”
  • 光明网一周重点访谈要目 2019-01-08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8-12-01
  • “拖稿”也自信 美女作家落落来渝聊新书 2018-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