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
  •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 其他小说 > 国罚 > 第四十五章 毛瑟手枪
        来到队部之前,刘湘把其他跟过来看热闹的那些士兵都驱散了,只带了李啸虎和余少阳回了来。在进队部大院的时候,余少阳看到前堂上的王玉明,王玉明抱以微笑却没有多说什么话,依然在埋着头整理自己的文案。

        刘湘让李啸虎和余少阳来到了自己的押房,关上门之后也没有让他们坐下来的意思。他的脸色看上去很阴沉,就像是一座块要爆发的火山似的。

        “你说你们两个,难道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刘湘忽然用力的拍了一下桌案,厉声的训斥了道。

        李啸虎和余少阳都没有说话,两个人的神色显得很凝重。

        余少阳总觉得自己太冤枉了,明明是李啸虎的手下先惹事的,更何况打架原本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当然,他渐渐的也考虑到刘湘今天其实已经很开恩了。原本刘湘亲自去山头找他的时候,他就感觉到刘湘肯定是大发雷霆了,可是现在刘湘却把自己和李啸虎都叫了过来进行批评,这说明已经是在顾全自己的面子。

        两个人一起批评,就表示两个人都有错!原本一个人的罪责现在分摊到两个人身上,自然是减轻了不少。

        “三天后就要上山作战了,你们两个还在明争暗斗,这让我怎么放心你们?”刘湘气呼呼的又说了道,脸上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怒火情绪展示了出来。

        李啸虎捏紧了拳头,露出了很不服气的样子,不过他始终没有说话。

        余少阳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了,说道:“大人,这次……都是我的错,我向李啸虎兄弟赔个不是,晚上回去之后我也会向胡文奎、牛子肖他们道歉的?!?br />
        余少阳的这句话让李啸虎和刘湘都微微有些惊诧。

        李啸虎不由的在想:这小子到底什么意思?故意惺惺作态?

        刘湘看了余少阳一眼,发现余少阳的脸色没有任何装腔作势的样子,他问道:“你知道错了?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这个问话倒是让余少阳有些为难了,他打心底觉得自己都没有做错什么,因为那次打架的事情他压根是旁观者而已。刚才之所以要认错,还是为了早点了结这件事,同时也尽量给李啸虎一个台阶下。

        他对于李啸虎的看法其实跟李啸虎对自己的看法一样,相互之间都不想惹麻烦,但是却也不会握手言和,说白了就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他可从没想过要得罪李啸虎。

        “卑职的错,在于没有认真处理与李啸虎兄弟的关系!”余少阳说话了,这句话可以说是很到位了,这也正是刘湘现在发脾气的原因。

        刘湘不可能因为打架这个屁点的小事动怒,真正动怒的原因自然是自己两个得意手下不能团结一致。他冷冷的哼了一声,伸出手指了指余少阳,说道:“你还明白自己错了?我是第一次跟你们说要冰释前嫌吗?我是第一次说让你们握手言和吗?”

        余少阳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其实这几天他每天都和士兵在山头上训练,从来没与李啸虎有过什么联系,这过错也不能全部责怪在自己身上。不过他很明白刘湘现在的意图,刘湘虽然在骂自己,但是却也在骂李啸虎。

        李啸虎虽然性子比较粗,但也是一个明白人,当即说话了:“刘大人,我也知道错了?!?br />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你们真的知道错了吗?”刘湘瞪了李啸虎一眼。

        余少阳和李啸虎都不啃声了。

        刘湘缓缓的吁出了一口气,说道:“李啸虎你还在为余少阳打死你兄弟的事情想不过去,但是你也要想想梁排长的死我可没怨你什么。余少阳还有你,你比以为自己读过书,能耍枪杆子就能耐了,如果什么事情都不肯退让,那你还怎么前进呢?”

        这番话的语气比先前算是平和了一些,多少带着几分告诫的意味。

        余少阳的脸上露出了惭愧之色,他偷偷的看了一眼李啸虎,李啸虎的脸上却什么都看不到,看来这厮还真是对自己不爽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了。

        “今天我是最后一次教训你们,如果还有下一次,那我这座破庙就容不下你们两尊大神了?!绷跸嫜纤嗟乃盗说?。他的最后一句话听上去很有歧义,容不下的意思有很多,要么是赶走,要么就是杀死。

        余少阳心中渐渐的有些感叹,有些事情看来真的得改变一下了。

        刘湘忽然转身走出了押房了,留下余少阳和李啸虎两个人。他们两个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现在是该自行离去还是继续等刘湘回来呢?

        余少阳看了看李啸虎,犹豫了一下之后,对他说道:“兄弟,我现在真诚的向你道歉,我真不希望咱们两个的误会越来越深?!?br />
        “哼,看你上次骗人家小女孩的样子,你以为我现在会相信你吗?”李啸虎冷冷的回了一句,头都没有扭过来看余少阳一眼。

        余少阳真是感到很郁闷,上次周婉萍那疯丫头的闹事,怎么会让李啸虎信以为真了?李啸虎还真是一个愣子。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兄弟,我余少阳今天把话已经放在这里了,日后我不会在和你闹下去,如果你还是执意与我过不去,那我也没有办法?!?br />
        李啸虎神色有些犹豫,不过最终他没有回话。

        几分钟后,刘湘又回来了,他手里还提着两个东西,竟然是毛瑟手枪的枪盒。他走进来之后先看了余少阳和李啸虎一眼,然后将枪盒子摆在了自己的桌案上。

        “上回二排从县城里领回来的武器,有二十把盒子炮,其中十把盒子炮是给了二支队,我们三支队留下了十把。这种手枪上面有规定,是配给排以上的军官,明天我会把这些盒子炮都发下去?!绷跸娌患膊恍斓乃盗说?。

        余少阳觉得有些奇怪,既然是配给排以上的军官,他和李啸虎很显然都不是这个级别,刘湘为什么还要拿两把给自己看呢?

        刘湘接着说道:“现在我把这两把枪给你们,你们应该晓得这是什么意思了?”他说完,将一个枪盒递给了李啸虎,另外一个枪盒递给了余少阳。

        余少阳和李啸虎都露出了深思的神态,但是对于递到面前的手枪依然是没有犹豫的接了下来。

        余少阳很惊疑的看了看手中的毛瑟手枪,又抬头看了看李啸虎和刘湘。刘湘给他们手枪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会说“你们应该晓得这是什么意思”?他沉思了很久,一直在反复的体会着刘湘这句话的真实意图。

        也许刘湘是在推心置腹,他想明确的表示李啸虎和余少阳同是他的左膀右臂。并且这种明确的表示同时也是非常公开的,一旦他们把手枪带回了排上去,排里的士兵们都会明白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升官了,也会明白这是刘湘明摆的在照顾他们。

        余少阳心中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些,如果刘湘真的是这么想的,那么今天就算是自己和李啸虎很幸运了。不过他很快又想到另外一点,刘湘先前还很生气的教训了自己和李啸虎,并且还强调过如果日后自己与李啸虎不能和好,必定会赶走他们,可是现在又奖励了每个人一把手枪,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他不禁在怀疑刘湘是在做出一种暗示,如果日后自己与李啸虎能够合作愉快,这手枪是奖励的象征也是;而如果日后依然有矛盾冲突,现在每个人随身都有武器了,在发生矛盾的时候干脆就直接拿枪打死对方算了。一山既然容不下二虎,那么就只容下一只好了。

        余少阳不由的感到了刘湘的用意之深了,他看了看李啸虎,对方的神色似乎也不见好看。他不担心李啸虎明白不明白刘湘的意思,如果连刘湘的意思都看不明白,那么想必刘湘也不稀罕这种脑子不灵活的手下了。

        “好了,你们两个先回去吧。记住我的话,你们二人日后只能合而不能斗,合则所向披靡,斗则两败俱伤?!绷跸嬗锲羁痰乃盗艘痪?。

        从队部出来之后,李啸虎闷声闷气的走在前面,丝毫没有搭理余少阳的意思。

        余少阳也没有打算理会李啸虎,他看着手中的枪盒,正宗的牛皮制式,还有一条斜挎肩膀的皮带。打开枪盒看了看里面的手枪,是一把成都军工厂今年仿制毛瑟M1912式,型号算是比较新的了,弹匣应该是10发7.63毫米的子弹。

        在返回营房的路上,他一直都在想着刘湘最后的那句话,如果真的是自己猜测的那样,刘湘看来这次是真的下了狠决心了。

        不过如果换做自己是刘湘,照样也会这么做,手下两个人才闹矛盾只会消弱整个团体的实力,与其如此不如舍弃一人。

        回到营房之后,所有人都对余少阳和李啸虎带着盒子炮回来感到惊讶,他们原本以为刘湘把他们叫出去是一顿臭骂,却没想到竟然是给他们奖赏去了。

        刘定文眼巴巴看着李啸虎和余少阳的手枪盒,心中嫉妒的那股劲儿,差点憋的他眼睛都冒出绿光来了。

        不过很快余少阳就告诉了刘定文,他编了一个理由说刘湘知道他们用枪用的好,所以先把手枪拿回来试一试,并且明白队部那边就会给每个排长派一把一模一样的手枪。

        这句话让刘定文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但是他依然觉得有些郁闷,都说是给每个排长派一把手枪了,余少阳是一个棚目官,李啸虎甚至还是一个小卒子,怎么会有资格配手枪?这明明就是把排长的档次给降低了嘛。

        胡文奎和牛子肖他们凑到李啸虎这边问了一下什么情况,李啸虎有些不耐烦的回了一句,让他们以后老实一点,不要再惹是生非。这下子让他们几个都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下午的时候李啸虎还是对这件事大发雷霆,怎么现在又不管这事了?

        他们看到李啸虎的神色似乎不太好,于是也没敢多问,只好把这股怨气憋在了心里。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刘湘果然派人到排上给每个排长配了一把手枪。刘湘和郑子牛他们穿着新式军服,背着自己的枪盒,大摇大摆的在一起吹嘘了一阵子,显得非常兴奋。现在排级的士兵和军官衣服都是一样的,唯一能区别身份的办法那就是靠这把手枪了。

        同样是在这一天,队部下达了命令,正式上山剿匪的日期已经定了下来,通知是六月二十八早上开是行动,也就是后天了。这个消息让整个三支队都显得有些低沉,毕竟在这个时代最不想打仗的人偏偏就是当兵的。

        为了提高士气,稳固军心,刘湘在当天下午特意召集了全队一百三十多号人,连伙夫都给算进去了,在队部大院前的小场子上集合。他发表了一个讲话,表示这次剿匪的行动会万无一失,因为李啸虎在前几天的时候已经秘密返回了山上,联络了一些山匪在官军发动进攻的时候做内应,所以这次战斗理论上来说不会太困难。

        这次讲话多多少少让三支队的官兵们感到安心了一些,同时也都对李啸虎做出的贡献感到认可。有内应的战斗肯定要轻松许多了,一旦战斗轻松那么伤亡自然也会大大降低,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最后刘湘在解散队伍之前,强调要求各排排长监督士兵保守秘密,不可在战前泄露有内应的事情,然后又通知明天下午各级军官到队部来商讨战前的部署会议。

        这两天余少阳取消了训练,让赵武和黄六子他们好好休息一番,毕竟战斗之前要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如果太过劳累只怕上了战场之后会出意外。

        二排的新兵要比其他排的老兵显得更慌张,毕竟只是他们第一次上战场,对一些陌生的事情在心理上总会感到难以适应。!
  •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