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
  •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 其他小说 > 国罚 > 第二十九章 计划
        余少阳苦笑了两下,说道:“周大小姐,要说不礼貌,你刚才踢了我一脚我可什么都没说呀-====-而正是因为周大小姐你突然袭击,让我受到惊吓,转过身来后才会直呼你的名字了?!?br />
        “哼,堂堂一个大男人还受到惊吓,羞不羞呀?!敝芡衿妓亢敛皇救醯幕亓艘痪?。

        余少阳不想和这个小丫头胡搅蛮缠下去,他问了道:“周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我正准备去你刘长官那里呢?!敝芡衿蓟爸凰狄话?,故意吊着胃口,她说完之后还抱起了小胳膊,摆出了一副傲慢的姿态。

        “哦,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周小姐了?!庇嗌傺羲低?,转身准备离开。

        周婉萍看到余少阳要走,顿时不高兴了起来,努着小嘴一把揪住余少阳的胳膊。余少阳本来就穿着的是没有袖子的短衫,这一揪正揪在肉上。

        “大小姐,男女授受不亲呀!”余少阳虽然堂堂男人,但是那小丫头的手太凌厉了,差点连皮都揪掉一层。

        “哼,你怎么不问问我去找刘大人做什么?”周婉萍黑着脸问道。

        “这你与刘大人的事情,与在下有什么关系呀?况且刘大人还是我的顶头上司,在下哪敢过问他的事情呀?!庇嗌傺舯3肿盼⑿?,他现在可不敢得罪这个与自己上司的上司有关系的人。

        “哟?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变得这样唯唯诺诺了,昨天那股劲儿呢?”周婉萍嘿嘿的问了道,白白的小脸蛋上尽是得意之色。

        余少阳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说道:“周小姐,昨天是我鲁莽了,没认出是周小姐的尊驾,还请周小姐原谅了,大人不计小人过?!?br />
        周婉萍抚掌哈哈的大笑起来,她像一只小老虎一样围着余少阳走了一圈,很像在审视一只落入自己手掌中的猎物似的。她嘿嘿的笑着说道:“嘿嘿,让我原谅你也可以嘛。今天我正是打算去找刘大人,就是为了把你要到我们周家去?!?br />
        “把我…….要到周家去?”余少阳怎么听都觉得周婉萍这个措辞很有一种逼良为娼的意味,他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虽然对方挺漂亮的,而且有一种未成年小女孩的天真,可是自己堂堂一个男人,可绝对不想当小孩的玩物。

        “怎么?我爹爹可是会给你工钱的,比周三拿得还多呢?!敝芡衿伎吹接嗌傺舨磺樵傅难?,立刻觉得有些沮丧了,同时心情又变得不好起来。

        “不是这个意思,周小姐,我这个浑浑噩噩的,有什么好的地方值得周小姐你欣赏呢?”余少阳尽量与这个丫头讲讲道理。

        “谁说的,你很能打呀!你一个人能打三个,还懂得用枪,我能看得出你是一个不错的打手哦?!敝芡衿家槐咚底?,一边点着小脑袋,就像是一个小教授似的。不过她忽然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浑浑噩噩是什么意思呀?”

        “???浑浑噩噩……….就是品行不端正、喜欢偷懒、不务正业,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mx99.com”余少阳自毁的解释道,心中还真是被这个小丫头的无知折服了。

        周婉萍嫌恶的看了余少阳一眼,说道:“哇,你原来这么坏呀!呃,看来我要跟我爹爹说一说,降低你的工钱?!?br />
        余少阳差点喷出来了,我晕,我这么说是让你别缠着我,你还降低工钱?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周小姐,在下已经升为棚目官,怎么说都是公职身份了,至于到周家当打手,这件事可不是在下能说的算呢?!?br />
        “嗯,所以我才要去找你们刘大人呀?!敝芡衿荚糍赓獾男α诵?,笑起来的样子显得很可爱?!白蛱炷愕牧醮笕说轿壹胰フ椅业?,他先说了周家的牛被山匪打死的事情,后来我让我爹把你要到周家去,可是刘大人和我爹似乎没有谈妥,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我想了一个好办法,就是让你一边当小兵,一边去我家当打手,两不误嘛?!?br />
        “???这………还真是一个好办法!”余少阳咽了咽口水,神情显得十分无奈。

        “哈哈,你也觉得是一个好办法呀,看我多聪明伶俐。好了,我现在就去找刘大人了?!敝芡衿甲詈罂戳擞嗌傺粢谎?,然后回过头向身后的周三招了招手,接着就迈着小脚向队部大院的方向走去了。

        余少阳望了望小美女的背影,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小丫头还真是有趣的很。他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接着返回营房去了。

        -------------

        到了中午的时候,二排的士兵们才陆续起床了,大热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去水井边舀一桶水冲一个凉水澡。山窝营房前面的小院子里,七七八八站着赤身**的士兵,带着惺忪的睡眼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冲凉。

        余少阳回到营房有一会儿时间了,他一直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面,捡了一支枯树枝在地面上潦草的打着草图,粗略的计算了一下开展训练的时间和日常安排。这棵大树原本都是三排老兵聚集闲聊的地方,可是现在被他霸占了。三排的那些老兵自从昨天晚上之后,遇见他就像是遇见阎王一般,惟恐避之不及。

        也所以,整个晌午的时间,所有三排的士兵全部缩在自己营房里,没有一个敢到院子里来了。

        这时,刘定文刚刚冲完凉,找了一条大裤衩穿在身上,光着膀子走到院子里。他看到了余少阳一个人坐在大树下面,于是本着多与这厮套套近乎的想法就走了过去。

        “余……余大少,你这是在做啥子呢?”刘定文学着杨老头的称呼向余少阳打了个招呼,然后看着余少阳在沙土地面上画了密密麻麻的字符,顿时感到有些奇怪了起来。

        余少阳抬头看到了刘定文,他从一开始就在想着怎么样才能说服刘定文开始整顿二排,对二排新兵进行一系列的训练,毕竟自己不可能把刘湘和李啸虎串通起来要与山匪开战的事情告诉他。

        更重要的一点是,清末民初时期的地方军队渐渐就已经没有训练这一说法了,士兵只要没有传染病就直接投到了队伍里开始服役,这多年积累下来的懒散传统,士兵们一下子能改变过来吗?

        弄不好这些兵蛋子还会说自己新官上任三把火,故意在他们面前显摆,这样一来可是对自己在排里的威望大大有损。

        他在脑海里飞快的寻思了一番,然后说道:“刘大人起来了?其实小人一直在等刘大人你呢?!?br />
        “哦,有什么事吗?”刘定文听到余少阳是在等自己,顿时来了精神,他挽起了大裤衩在大树根部挨着余少阳坐了下来。

        “今天一早,我又去了一趟队部,是因为昨晚王大人让我过去找他。在见到王大人之后,他与我谈了一些事情?!庇嗌傺袈乃盗说?,他的表情故意显得有些低沉,看上去就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

        “哦?王大人是不是………在怪责郑子牛昨晚来捣乱的事情?”刘定文第一时间就想到这件事了。

        余少阳微微的笑了笑,说道:“王大人倒是没怎么提这件事,我与王大人只是闲聊了一番,不过在闲聊中王大人向我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我想王大人他也是不小心才说漏嘴了的吧?!?br />
        刘定文立马问道:“什么重要的消息呀?”他看到余少阳先前的神色,心中顿时感到有些发痒。

        余少阳神神秘秘的看了看四周,确定大树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王大人说,可能咱们队伍马上就要打仗了?!?br />
        刘定文瞪大了眼睛,惊讶不已的说道:“打仗?余大少,你不是在说笑话吧?”

        余少阳正色的说道:“刘大人,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呀,难道刘大人是在说王大人开玩笑吗?”

        入伍参军的人其实最担心的就是有战事,他们不过是出来混口饭吃,而混口饭吃的目的就是活下去,谁会愿意真的扛着枪上战场去呢?不单单二排的新兵是这个想法,就连诸如刘定文这样的老兵照样如此。

        刘定文咽了几口口水,脸色有些发白的看着余少阳,说道:“余大少,真的要打仗呀?那,那跟谁打呀?咱们镇子都好几年没什么动静了,除了去年搞啥子革命的时候闹过一场之外,现在也没什么好打的呀?!?br />
        余少阳叹了口气,神色也装得很凝重,说道:“打谁?刘大人,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你这么快就给忘记了?”

        刘定文怔了怔,一边在脑海里想着,一边喃喃自语道:“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这几天发生了………”他忽然醒悟了过来,立刻说道,“难道是打山匪?”

        余少阳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王大人说,县城那边已经听说了这件事了,虽然现在上峰还没有回复,但是这件事实在太严重了,就算咱们有脚指头去想都知道肯定不会就这么不了了之的?!?br />
        说到这里,他作势的吁出了一口气,说道:“那伙山匪也太嚣张了,连官军的东西都敢劫,还杀了一个排长和四个士兵。如果任由他们这般放肆,岂不说官军的颜面丢了,日后弄不好山匪更是嚣张到敢直接杀到城里来呢?!?br />
        刘定文听了余少阳这么一说,倒是觉得非常有道理,他缓缓的点了点头,严峻的说道:“看来,还真是要打仗了。但是这镇子上又不只有咱们这支队,就在西边的村子里还有陈队官的一支队伍呢?!?br />
        余少阳白了刘定文一眼,说道:“这事我们能说的算吗?到时候上峰会派谁,咱们谁都不知道,不过也许上峰为了保险起见,会让咱们两支队伍联合一起上山剿匪去?!?br />
        刘定文算了彻底泄气了,他显得有些着急,说道:“这,这,这怎么办?打仗会死人的呀,而且余大少你看到了,上次那伙山匪多凶悍,咱们这些人哪是他们的对手呀?”

        余少阳看到刘定文的样子,暗地里忍不住嘲笑了起来,他说道:“刘大人,上次那伙山匪就算再厉害,最后还不是逃跑了?其实在我看来,有战事那是好事呀,只有打仗咱们才能有更多的功绩呢?!?br />
        刘定文瞥了余少阳一眼,心中暗道:你枪法那么好,当然有恃无恐了。不过这样倒也好,就算真的要上山剿匪了,那自己就一直跟在余少阳后面,好歹有个照应呢。

        余少阳不急着向刘定文透露自己的训练计划,他必须循环渐进才能显得毫无破绽。

        “刘大人,你也看到了,咱么二排都是新兵,到时候谁会冲在最前面?老兵们都是老油子了,当然会把咱们二排推到前面去呢。二排的新兵懒散惯了,他们连端着枪的姿势都不正确,要是真的打头阵的话那可是活生生的炮灰呀?!彼酚衅涫碌那康髁说?。

        刘定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对余少阳说道:“余大少,我看你的枪法不错呀,要不你连训练一下这帮龟儿子们?”

        “训练?这也太仓促了一些吧,而且还真不知道上峰什么时候下命令去剿匪呀?!庇嗌傺籼玖艘豢谄?,脸上露出了一副为难之色。

        刘定文丝毫不在意,劝说道:“余大少,临时抱佛脚总会有一些用处的嘛,你能者多劳,这件事可千万别推辞?!?br />
        “这……”余少阳待套一套。

        “余大少,这算是命令好了吧,好歹我也是二排的排长嘛?!绷醵ㄎ哪贸隽俗约号懦さ闹拔焕此祷傲?。

        余少阳苦苦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好吧,我尽量组织二排在这几天里多进行一些加强训练,教会他一些必要的军事基础吧?!?br />
        “这就好这就好?!绷醵ㄎ乃淙恢懒偈北Х鸾盼幢毓苡?,但是好歹在心理上有点安慰。他现在还不断的在心中叨念着,这仗千万不要打起来,就算确定要打起来也希望开打的时间尽量拖得久一点。
  •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