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
  •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 其他小说 > 国罚 > 第二十八章 入伙
        余少阳总觉得有些细末的事情自己还没弄明白,刘湘可以出卖部下生命来达成自己的野心,但是李啸虎分明是一个看重义气的人,他们两个人无论如何都是不该走在一起!

        很明显是刘湘教唆了李啸虎袭击官军,造成借口来出卖义王寨,这种出卖兄弟、出卖老大的行为,身为江湖人士应该是最为不齿的才对!

        可是究竟为什么李啸虎会这么信任刘湘?

        余少阳的后背微微有些冒汗了,他看到刘湘的手已经握在了毛瑟手枪的枪柄上,难道这家伙真的要杀了自己来灭口?

        刘湘忽然说道:“老李,先把枪收起来?!彼种械氖智雇聘死钚セ?。

        李啸虎对于刘湘的这个决定感到有些惊愕,不过犹豫了片刻之后,他还是按照刘湘的意思把手枪塞回了裤腰上,趁着脸色看了看余少阳。

        余少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刘湘是没有打算灭口了。他有些凝重的看着刘湘,问道:“刘大人,你不觉得我知道的太多了吗?”

        刘湘淡然的笑了笑,说道:“我觉得是你想的太多了?!?br />
        余少阳微微怔了怔,刘湘怎么会把这么严重的事情看到如此淡漠,难道真的不怕自己去揭露他吗?还是已经料定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揭露他?他正色的说道:“刘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这件事你早晚都是要知道的,因为李啸虎过几天就正式投靠到我的麾下,就算今天你没有遇到他,到时候你照样会遇到他。所以这件事我并不打算深藏下去,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才,如果你不怪我的这次做法太狠毒,愿意继续跟着我,日后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绷跸嫒险娴目醋庞嗌傺?,双眼中充满了一种期待,同时也带着几分审视。

        余少阳知道刘湘是在拉拢自己了,他心里很庆幸刘湘并不是一个小鸡肚肠的人,生怕将任何一丝一毫的把柄让人握在手里了。面对刘湘这样的邀请,自己还能说什么吗?有刘湘这个大靠山,再加上今天酒楼里发生的事情奠定了一些信任基础,自己往后的前途完全可以说是一片光明了。

        “刘大人,昨天在与您谈话之后,小人心中就对大人满怀崇敬了,甚至从昨天开始就视大人您为老师。如今大人您都这么说话了,小人我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吗?”余少阳故意让自己显出了一副难以抉择的样子,顺便还奉承了刘湘几句。

        接着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诚然的说道:“刘大人放心吧,今天的事情我余少阳一直会带入坟墓之中,绝对不会泄露半句出去?!?br />
        刘湘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能看出来余少阳没有说谎或者是敷衍自己。他说道:“好,很好!今天你与李啸虎算是不打不相识,我知道你们之间还是有些恩怨,不过希望你们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现在就握手言和。大家既然一条船上,必定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刘大人!”李啸虎忽然叫了道,他的神色显得非常带火,“他杀了我八个弟兄,这八个弟兄可都是已经答应下来,会跟着我来投奔您的呀。刘大人你现在要我和他握手言和,那让我怎么向这八个弟兄交代?”

        余少阳听到李啸虎尖锐的口气,心中照样很是不服气,但是他却很聪明选择了不说话。

        “老李,梁排长的事情你都说了扯平了,怎么还要计较下去?”刘湘瞪了李啸虎一眼,厉声的说了道,“等你来投诚之后,我就会把你和你的弟兄们安排在二排,如果你们两个还是这么执念不化,日后我还怎么敢重用你们?”

        李啸虎狠狠的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侧着脸不再看刘湘和余少阳,很显然他心中的那股仇恨还是消减不了。

        刘湘与李啸虎认识不下三个月了,自然了解李啸虎倔强的脾气,他知道一时半会儿是劝说不了,只好珍重的说了道:“老李,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容易吗?可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给我出岔子呀!”

        李啸虎喘了两口粗气,粗粗的眉毛都在挤成一条线了,牵动了脸上的那块刀疤在颤抖。最后他忽然拍了一下桌子,留下一句话:“刘大人你放心好了,我李啸虎既然跟了你,就绝不会坏你的事的?!彼低?,站起身来,头也不回气冲冲的就走出了酒楼。

        “唉!”刘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看余少阳,说道,“余少阳,你这两天不要到处乱逛,明天下午来找我?!彼低曛?,又向酒楼堂厅后面喊了到,“伙计,这顿先记在账上,下午我托人把茶钱送来?!?br />
        堂厅后面侯着的酒保连忙笑盈盈的跑了出来,说道:“不急不急,刘大人您慢走,有空出常来!”

        刘湘向余少阳交代了一声之后,就匆匆的走出了酒楼,他还是有些担心李啸虎这个急性子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所以要跟着去看一看为妙。

        余少阳一个人坐在这里,身心渐渐的放松了一下,不过他再次觉得自己看不透刘湘了。有时候刘湘给他的感觉是一个很正派人,而现在刘湘在自己心中又多了一层阴影。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李啸虎怎么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呢?

        虽然这个问题想不通,但是余少阳心情还是轻松了一大截,自己既然已经取得了刘湘的信任,那么前途可以算是一片光明了。刘湘好歹是未来的四川王,混乱的四川局势最终是在他的领导下才走向了统一,而且中**阀混战甚至会一直持续到解放战争,跟着这样一个未来的一方霸主,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只是日后不得不多几个心眼,因为刘湘处事的手段很多是自己猜不透的,他能心狠手辣也能重情重义。虽然刘湘的性格看上去很矛盾,但这却是一个狠角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才会有的境界,刚柔并用,不择手段,难怪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党国少将。

        余少阳收敛了一下心思,他看了看桌子上还没吃完的油饼和小菜,想到自己一大早还没吃饭,独自也有点饿了,于是就抓起了那些油饼和小菜狼吞虎咽了起来。吃到最后还剩下了三个油饼没有吃完,想了想之后就把这些油饼包了起来,喝了一碗热茶之后才离开了酒楼。

        余少阳想到自己还要去找王玉明,于是就去了一趟队部??墒抢吹蕉硬康氖焙?,王玉明还没起来。因为天气太热,大家的房门都是敞开着的,他来到王玉明的房间,看到地板上有一堆扫好了的花生壳,墙角还有一个空酒坛;一张座椅上还搁着一个碗,碗里面漂浮着几片牛肚渣子。

        看来昨晚王玉明气愤的从二排营房回来之后,一个人就在屋子里喝了点闷酒。

        余少阳看了看还在打着呼噜的王玉明,将从酒楼带来的油饼放在了他的床边,然后出门去找扫把帮屋子打扫了一下。其实他看得出来王玉明是一个很讲究的人,要不然昨晚喝醉了之后还把吃过的花生壳先扫好才睡去。

        将地板扫了一遍,然后把吃过的碗洗干净之后,余少阳又想到喝过酒后的人,第二天起来后肯定会口干舌燥,于是又去帮王玉明倒好了一杯凉开水和油饼放在一起。

        做完这些之后,他觉得百无聊赖,于是离开了队部大院。

        他打算先回营地去,早上与刘湘、李啸虎的碰面让自己提前得知了一消息,那就是很快军队就会有军事行动。他感觉自己现在这副身躯还是太弱,有必要加紧锻炼一番。同时李啸虎也说过,二排这些新兵蛋子之所以会被送去当枪靶子,正是因为他们太脆弱,训之不及,留之无用。现在自己身为棚长,有必要也对自己的麾下进行训练,更重要的借助训练的机会还能多拉拢一些人脉。

        余少阳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训练计划,一边心不在焉的向镇子路口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感到自己屁股被人从后面狠狠的踢了一脚。不过这一脚虽然狠,力道却显得软绵绵的,根本就不感到疼痛。

        他惊愕了一下,赶紧回过身来。

        “余少阳!”一个清脆尖锐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叫了起来,只见站在身后的人竟然是昨天早上在西市集遇到的那个周家小美女。小美女今天没穿她的旗袍了,简单的一身女衫,搭配着一条白色绣花长裤,整个人看上去很Q版。

        “周婉萍………大小姐?”余少阳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周家小姐,这还真是冤家路窄了,小姑娘一大早不喜欢睡懒觉在大街上瞎逛什么呀?他下意识的还看了一下周婉萍的身后,今天小美女没带着那么多手下,倒是只有那个周三在远处盯着这边。

        周三的脸色非常难看,双眼带着仇恨的瞪着余少阳,很显然还在为了上次余少阳拆毁了那把新进的驳壳枪感到恼怒。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有告诉过你吗?”周婉萍微微有些疑惑的看着余少阳,问了道。

        “呃……”余少阳没打算把自己遇到过周婉萍姐姐的事情说出来,他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哦,是刘湘刘大人告诉在下的?!?br />
        “哦,直呼别人的名字很不礼貌,难道你不懂吗?”周婉萍皱了皱小鼻子,双手插着腰,摆出了一副怒态来。
  •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