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
  •     也许是因为余少阳将山坡上遇到美少女娟娟的事情惦记的太深切了,就连在他昏迷的时候脑海里都不断浮现娟娟白皙并且挂着泪滴的脸庞。在黑漆漆的林丛里,他想要去抓住这个小美女,可是怎么都抓不到。这个画面不断的重复着,直到自己身躯渐渐有了摇晃的感觉时,他伸出手终于一把将少女的手腕抓了住。

        “余大少,余大少!快醒醒撒,瞧你的手抓在哪里了哟?!?br />
        “这…………这可怎么办撒?”

        耳边渐渐传来熟悉和陌生的声音,余少阳的意识渐渐恢复过来,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正看到杨老头站在自己身边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在杨老头的身旁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并不是黄六子,因为年纪相差太远了。

        “我………….我这是在哪里?”余少阳觉得自己的嗓子很干燥,虚弱的问了道。

        杨老头连忙说了道:“余大少,你先把手松开再说话?!?br />
        余少阳侧过身在看了看,自己现在平躺在一张简易的床榻上,而站在床榻另外一边竟然还有一个瘦弱的身影,是一个怯生生的少女。他不由怔了怔,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这个少女的手腕。少女满面慌张,身子不断的向后面缩,但是却挣脱不开像钳子一样的手掌,眼眶里眼泪急的直打转。

        “对………对不起!”余少阳连忙松开了手,没想到自己在昏迷中竟然也有失态的时候。

        一旁的杨老头转身向那个陌生的中年人说道:“老李呀,对不住了,这余大少受伤不轻,神志有点迷糊了,让你闺女受惊了?!?br />
        老李披着一身长衫,领口的扣子都没有扣上,看上去是临时抹黑起床随便搭在肩膀上的。此时此刻,他的额头上已经憋出了青筋,眉宇紧紧的蹙在一起。在这个封建社会还没完全杜绝的环境下,一些传统的道德观念依然余留了下来,男女授受不亲对于一个清白人家是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不过老李还是一个老实人,对于这些拿枪杆子的兵人还是开罪不起的。在看到余少阳醒来之后,他最终还是松了一口气,咬着牙说道:“不碍事,不碍事?!?br />
        余少阳感觉自己的嘴巴发干,他挣扎的想要坐起身来,一旁的杨老头马上上前扶了一把。

        “这是哪儿?”他又问了一遍,声音有些嘶哑。

        杨老头说道:“这是李大夫他家呀。刚才你一下晕倒了撒,我和黄六子可急坏了。唉,黄六子那小子赶着回去吃饭去了,我这糟老头可怜喽,到现在还空着肚皮呢?!?br />
        余少阳听出了杨老头的抱怨,但是却没有理他。他看向还站在一旁的李大夫,问道:“大夫,我的伤势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内脏?”

        李大夫摇了摇头,说道:“你之所以昏迷是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伤口因为用了不干净土灰止血,所以引起了溃肿。好在隔得时间不长,刚才我已经用小刀为你划开伤口,清除了伤口的淤血和土渣,上了一些消炎祛瘀的药。这子弹在偏半寸,就伤到内脏了?!?br />
        余少阳这才发现自己赤膊着上身,腰间缠着一条白色的纱布,后腰伤口的地方还有一片红印印的血迹。他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没有什么大碍,不然刚刚穿越的小命可就又得玩完了。

        “多谢你了,李大夫?!彼蚶畲蠓虻懒诵?。

        李大夫见余少阳如此懂礼貌,先前迂在心中的怒气渐渐有些消散了,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这些当兵的,平时可没见你们做过什么正经事。刚才我听老杨说你们从县城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山匪,而且还与山匪干上了,还真是有些担心哩?!?br />
        站在一旁的杨老头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李大夫你担心个啥子哟?咱们这次是折了几个弟兄,但是大部队还是安然返回了?!?br />
        李大夫暗暗忖道:谁担心你们呢。他接着说道:“唉,老杨你说这山匪连官军都敢杀,再过些时日,只怕他们胆大包天的连咱们银山镇的地界都敢踩过来了撒!”

        杨老头听得李大夫这么一说,倒是也觉得有些奇怪了起来,他喃喃的思索道:“咦,这些山匪是不是穷疯了撒?连官兵的路子都敢堵,还真是奇怪哩?!弊炙档?,“老李你就放心吧,银山镇可是有两支队伍在这里呢,谅山匪再几猖獗,也不敢打到镇子上来的?!?br />
        余少阳听得李大夫和杨老头的谈话,心中的疑云再次凝聚了起来。确实,他到现在都还感到很奇怪,这些山匪究竟凭着什么胆子来打劫官军军火呢?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了那个刀疤站在山坡上向山道下面的官兵嚣张喊话的样子。对方分明就是特意在劫杀官军呢!

        余少阳暂时不再想这件事了,队官刘湘这个人什么脾性自己根本不清楚,很多事情也不知道该不该向他汇报。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忽然问了道:“李大夫,能不能借一碗水喝?!?br />
        李大夫坐在角落小板凳上那个少女喊了一声:“秀儿,给这位兵大哥端一碗水去?!?br />
        秀儿大约豆蔻般的年华,一身简单干净的布衣,身子显得很瘦弱,胸脯也看不出什么发育,但是尖尖的脸蛋有一种常年不出门的细白。她留着乡镇女孩常有的麻花辫,将一对灰溜溜的大眼睛衬托了出来,看上去很有一种乖巧可爱的感觉。李大夫是镇子上唯一的大夫,所以平日里还是颇有一些收入的,家底子算得上不错了,所以这个少女在气质上也区别于一般的穷丫头了。

        刚才帮爹爹为余少阳处理伤口的时候,被昏迷中的余少阳抓住了手腕,到现在这个小女孩脸上还红扑扑的,显得有些心神不安的样子。

        她从小板凳上站起身来,一言不发的走到外屋去,找了一只葫芦瓢舀了半瓢的水,然后匆匆的又走了进来,将葫芦瓢递给了余少阳。从始至终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光着上身的余少阳,胸口隐隐约约有些小鹿在跳似的。

        余少阳点头示意了一下,接过了葫芦瓢将水一饮而尽。他在把葫芦瓢还给小女孩,说道:“谢谢了。刚才是我冒犯了你,对不起!”

        秀儿低低的“嗯”了一声,小脸又红了起来,赶紧拿回了葫芦瓢转身向外屋走去。

        余少阳忽然发现了小女孩走路的样子有些奇怪,低头一看才知道对方还裹着脚,心中不禁有些悲意。

        休息了一番之后,余少阳将自己染血的衬衫披了上,在杨老头的搀扶了下准备告辞??墒橇礁鋈烁兆叩嚼畲蠓蚣掖竺徘暗氖焙?,李大夫跟在后面说了道:“这伤口过深,还得勤换药,明天下午你最好再来一次?!辈还铀幕坝锏敝兴坪趿碛兴?,这处理伤口的医药费…………

        余少阳和杨老头出了李大夫家之后,估摸着这时间也快到深更半夜了。杨老头叹了一口气,心中还在惦记着黄六子是不是把自己那份晚饭给留下来了,一天到晚的空着肚子,这种难受还真是叫人哭都哭不出来。

        回到营地之后,三排的老兵们差不多都熄灯睡觉了。二排的营房还有一些灯火,平日节管油灯那是属于梁排长的事务,可是现在梁排长人已经西去了,刘定文还在队部那边,自然也就没有人管了。

        营房是一个做平瓦房,分为两个房间,可是这两个房间只有一个空荡荡的门框隔着,所以说是一间也不为过。二十四张用黄土垒成的床铺整整齐齐的铺展开来,看上去倒是很像太平间似的。营房内还散播着一股饭菜的余味,看来二排的士兵刚刚用过晚饭了。

        二排的士兵们都丧着一副脸,围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今晚发生的事情。

        等到余少阳和杨老头走进营房之后,原本闹哄哄营房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带着不同程度的愕然,齐齐的看了过来。一个年纪较大的士兵忍不住凑了过来,先看了余少阳一眼,然后又向问杨老头问了道:“杨老头,队官都有什么交代呢?”

        这句话原本应该问余少阳才对,因为杨老头压根儿就没有跟着进队部大院。但是这个士兵觉得余少阳连郑子牛都敢冲撞,而且从队部安然的返了回来,必定是一个狠角色,于是有些不敢向他开口了。

        杨老头没有理会这个士兵,朝着营房内外瞅着,还问道:“那个,黄六子呢。六子?六子?”

        黄六子从另外一个房间里跳了出来,他的脸上还沾着几颗饭粒,看样子刚吃完不久。

        “杨老头,你的饭我给你留了,不过只剩一点了。余大哥你的饭………没了,不过可不是我吃的,我回来的时候就没了?!彼掖颐γΦ慕馐妥?。

        杨老头什么也不顾了,一头就钻进了另外一个房间,黄六子给他留的半碗冷饭外加几颗白菜根就搁在自己床榻的一边。

        余少阳虽然同样一天没吃东西,可是现在却没什么胃口了,他缓缓的走回到自己的床铺前坐了下来,微微的闭上了眼睛让自己休息了一下。!
  •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