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
  •     “余大少,余大少?”

        余少阳眯着眼睛听到身旁有人在轻声的唤自己,他略略侧过身,看到这个人是在自己身边休息的杨老头。

        杨老头是二排的一个棚目官(相当于什长或班长),他的那条前清遗留下的辫子到现在都没舍得剪去,就像是一条干瘪发枯的麻绳一样,绕着脑袋瓜子螺旋的盘了起来,看上去仿佛是一顶稻草帽子似的。他今年也有五十多岁了,当年革命势头汹涌的时候,为了镇压那些闹事的新军,被四川的总兵以壮丁身份抓进了行伍之中。

        不过他自己没什么本事,遇到枪响就趴在地上装死,进攻的时候总是在队伍的最后面。据他自己亲口所说,他这一辈子仅仅只放响过一次枪。所以混了八、九年的行伍,最终只混到了一个棚目。

        余少阳略略的从山坡上坐起了身来,沉着脸色盯着杨老头,问了道:“杨官长,什么事?”在穿越之前的特工生涯,已经让他养成了一股遵守纪律的习惯。当然这种习惯仅仅是一种惯性,在他内心里可从来没有把这支队伍里的所有军官当长官看待。

        “哎哟哟,余大少,别官长前官长后的嘛,以前你从来可没这么叫过哩。咱们这队里的人,除了队正官算是个正儿八经的官长,咱这小芝麻绿豆的棚目,说都不好意思说出口?!毖罾贤沸呛堑幕恿嘶邮炙档?,不过他的笑容看上去总显得那么牵强。

        他是二排现在唯一愿意和余少阳说话的人了。自从余少阳愤慨离家投身行伍,排里的人虽然同样都是新兵,可都没对这个细皮嫩肉的少爷兵客气过。唯独这个老实巴交的棚目官上了年纪,心底自然比其他年轻人好多了,最起码从来没为难过余少阳。

        只不过前几天发生黄二牛的事情后,杨老头自己都觉得余少阳变化实在太大了,他平时大大咧咧的说话,现在在面对余少阳的时候都不得不显得小心翼翼。此外,以前他是以“小子”来称呼余少阳,现在却是找了一个“大少”的词来代替,其中颇有一种讨好的意味。

        如今纷纷乱世,往往强势者是最让人敬畏的。

        “杨官长,你想向我讨水喝?”余少阳看了一眼杨老头手中捏着的竹水桶,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

        “余大少,瞧你,叫我老杨就可以了嘛。嘿嘿,还真让你说中了,哎,刚才在县城里水筒子没装满。我看你的水囊还鼓鼓的,分我一些子吧?!毖罾贤吩野稍野闪朔⒏傻淖彀?,他身上一身破烂衣服早已经湿透了一大片,粘糊糊的衣服看上去都能拧出水分来。

        余少阳眯着眼睛抬头透过树荫看了看天空,这三伏天的烈日就算是被头顶的枝枝叶叶打碎了,依然是那么毒辣。他掂了掂自己的水囊,说道:“好吧,你把你的水桶给我,我分一些给你?!?br />
        杨老头楞楞的眨了眨眼睛,这余少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爱了,行伍之人平日里喝水不都是直接抢嘴就喝了,现在还要分开来?不过他嘴面上没说什么,连忙的就把手中捏着的竹水桶递了过去,自己嗓子眼早就枯燥的冒烟了。

        余少阳取下了自己的水囊,分了半口水到竹水桶中,然后递还给了杨老头。

        杨老头摇了摇竹水桶,瞪大眼睛看着余少阳,忍不住唠叨了一句:“余大少,你………你这也太娇气了吧,这连一口水都没,你再多给点?多给点?”

        余少阳冷冷的哼了一声,闭上眼睛重新躺在了山坡上,不再理会杨老头了。县城离驻地的银山镇足足有十九里路的脚程,这刚刚离开县城没多久,要在天黑前赶回镇子,崎岖的山路必定会折磨一番旅人。

        做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特工人员,远途步行自然有自己科学的法子。尤其是节约水源,道途漫漫,喝水就应该是小口慢喝才能持之一久。

        “这点子水,能搞啥子哟?!毖罾贤诽玖艘豢谄⒘艘痪淅紊?,但是想到前几天黄二牛胳膊折断的声音,他又不敢多向余少阳抱怨什么。拿起竹水桶,脑袋往后仰了仰,把里面半口水全部倒进了嘴里,之后还不甘心的抖了抖,连末梢的水滴都不放过。

        队伍大约休息了二十多分钟,好几个休息的士兵不知不觉竟然传出了呼噜声,彷佛自己现在并不是在执行军事任务,仅仅是在郊外闲游似的。

        余少阳能够从部队中选入特工局,自然文化素养和军事功底都有优秀之处。虽然以往在很多历史书、论坛上有听过清末民初时期军队军纪败坏、士兵毫无素低下,但是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这败坏和低下的程度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约摸到了下午两点钟的光景,队伍前面忽然传来一个严厉的吆喝声音:“起来了都起来了,龟娃子们的竟然还打盹起来了,走走,天黑前回不了队上,看你们这帮娃儿今晚就准备把饭菜让给三排的龟儿子们了。!”

        余少阳一下子就从山坡上站起了身来,好整以暇的拍了拍自己的**,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手中的步枪。他知道这在队伍前面叫喊着的人,正是他们二排的梁排长

        梁排长算是老兵了,在排里只有他有一身完完整整的军服,上到铜盔,下到绑腿,每天都是一副严肃的模样。排上的人都认为他的这顶铜盔是个神奇的玩意,不知道是哪年留下来的古董了,虽然锈迹斑斑,但是好歹能充个威风的门面。

        在梁排长的呵斥下,队伍懒散的动了起来,但是不少士兵还赖着躺在一边,似乎是要尽一切可能来争取多一会儿休息时间。

        “妈勒个巴子,排长叫着呢,谁他妈的再不起来,看老子咋整你们的皮?!币桓霭菥傻氖勘宰拍切┑厣匣固勺诺氖勘舐盍似鹄?,手里倒着举起步枪,沿着山道一路敲打过来。那些还没站起来的士兵都狠狠的挨了一下子。

        这个矮瘦的士兵是排里的另外一个棚目官,名叫刘定文,虽然他的个头不大,但是在二排里是最凶悍的。虽然一个排下分两个棚,可是杨老头这个棚目是老好人,不管遇到什么事的时候都拿不定主意,于是这刘定文顺理成章的连杨老头的这个棚也一起管了。以前余少阳还是老实巴交的少爷兵时,没少挨过他的欺负。

        刘定文从队伍前面一直赶到队伍后面,像赶畜生似的把躺在山坡上的士兵全部打了起来。当他来到杨老头面前的时候,杨老头刚好慢吞吞的用步枪支撑着身子爬起来。他与杨老头同是棚目官,自然不好下手去打杨老头,但是嘴巴上依然没好气的斥了道:“老杨,排长都叫了,你也不管管你手下那一帮子娃儿们。不消和你讲了?!?br />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余少阳,刚准备也顺带的骂一句,可是迎上余少阳那双冰冷的目光后,不由的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缩了回来。最终他一言未发,转而向牛车那边喊打过去了。

        拖拖拉拉几分钟后,这护送军火的队伍才重新开始上路了。

        没休息之前,二排的人都是病怏怏的,但是休息了之后却又个个变得懒洋洋了。每个人走路都不带魂儿,吊儿郎当的模样,走一步颤三下。反正这些今年刚到队伍上的新兵们算是把军旅看得透了,他们当中自愿投军的都是生活上走投无路了,来这里混口饭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至于是被抓来充壮丁的,也已经是妻离子散,乱世之中只求一处安身之地罢了。

        去年的时候,资阳一带算是偶有战事,让队上的士兵还有一些事情可做。不过到了今年,整个四川看上去似乎已经安稳了下来。于是他们这些赖在军队里的兵油子们,完完全全就是在混日子,混得一日算一日,最好还能混到善终。

        梁排长有些不耐烦了,在队伍最前面狠狠的吆喝了几声,让手下们赶着牛车走快一些。

        刘定文则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支细软的枝条,在队伍里面窜前窜后的,时不时给偷懒的士兵一鞭子。他的神态,俨然倒像是成为了副排长似的。

        队伍就这样继续行进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天色渐渐向晚了,太阳的余晖在山头后面烧得通红。只不过现在距离驻地银山镇还有一段路途,只怕这晚饭还真是会让三排的那帮虎狼抢走去了。

        余少阳走在队伍后面,一直都紧紧的跟着牛车。

        这时,在他前面的一个士兵,一边推着牛车上坡,一边不知道向谁发了一句牢骚:“这龟鳖的老天爷,这么早就暗下来了。前几天还听三排那帮子老兵瞎扯,咱们银山镇这一代山匪非常了得,好多年都没治下来了,真不知道咱这么晚上贪夜路,会不会撞上则个?!?br />
        走在牛车左侧的杨老头嘿嘿的笑了笑,凑上了一句说道:“三排的龟儿子们可都是老人精咯,在队上呆的时间可长咯。他们说的并不是没啥子道理,这银山镇与内江是交界的地方撒,从来都是沾着两边的地头这两边都不管,所以这些落草的贼人甚是凶悍呢?!?br />
        “杨老头,照你这么说,咱们夜间撞上了个山匪,还是很有可能的撒?”先前那个士兵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看他的年纪也才十七八岁,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典型就是刚到队上没两个月的新兵蛋子。!
  •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06-19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6-19
  • 警察蜀黍变“戏精” 演绎最“正经”春节安全防范短片 2019-06-08
  • 贵州习酒:以传统文化畅享新时代 2019-06-08
  • 【中国文化】补课: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 2019-06-05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6-05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5-29
  • 海岸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5
  • 海军新型两栖打击群开训 请祖国检阅 2019-05-25
  • 《刺客信条:奥德赛》将持续提供定期内容更新 2019-05-15
  • 三部门联合督查  规范校外培训:家长焦虑如何化解 2019-05-15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4-19
  • 一条塔里木河 串起南疆各色景致与无限风光 2019-04-19
  • 专家提醒中药需严格炮制配伍 市民自行配服中药风险比较大 2019-04-06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二号) 2019-04-03